《霸王别姬》:剑落无声幻梦碎
作者:刘世华编辑:郝文
发布日期 2019-01-06 14:37:06

前几天,笔者欣赏了由我校文华勾沉剧社推出的新生话剧——《霸王别姬》。跟随着表演者的脚步,笔者踏入了民国所谓的“三教九流”之所,见证了历史的风云变幻,也领略了时代变革下人性的异化。两个梳妆台,一段终究错付的情;一柄霸王剑,两个貌合神离的人。

《霸王别姬》讲述的是一对在北京城戏班子里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相约合演一辈子的京剧《霸王别姬》。然而因为二人理念不同,他们的爱恨情仇在时代的风云里交织不断,最终酿成悲剧,“假霸王”段小楼苟活于世,“真虞姬”程蝶衣自刎戏台。

作为国产电影中数一数二的经典之作,《霸王别姬》的话剧化改编难度较大。相较于电影版,话剧版《霸王别姬》删去了段小楼和程蝶衣在戏班子里面相遇相知、共同成长的青春时光。此外,话剧对电影中复杂的人物关系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简化。这些改动难免让程蝶衣对段小楼的情感缺乏充分的铺垫,也让二人的性格变化显得比较单薄。但是,当第一幕的灯光亮起的时候,程蝶衣(王一鹏饰)便真有了“女娇娥”之姿,言行举止皆有虞姬的阴柔和执拗;而段小楼(梁浩然饰)也是活脱脱一副耿直叛逆的小青年形象,令笔者恍如梦回民国。

在不见天日的旧社会,身为妓女的私生子或许本身就是一种罪。曾经被唤作“小豆子”的程蝶衣被生母(曹婉菁饰)剁掉畸形的六指,送到京剧戏班跟着关师傅(彭志翔饰)学唱戏,与段小楼结为搭档共同出演京剧《霸王别姬》,成为一代名伶。程蝶衣入了戏,誓要当一辈子的虞姬,与段小楼演一辈子的戏;而段小楼却喝花酒、逛窑子,甚至迎娶了名妓菊仙(许诺饰),菊仙自然成为了程蝶衣的“眼中钉”,眼见便心烦。

对于段小楼而言,戏和生活是两码事,戏里的夫妻之情,只需一炷香的功夫,就能化作一缕不起眼的白烟;但是对于程蝶衣而言,戏和人生不分你我,戏便是人生。当程蝶衣看到袁四爷(段良浩饰)送的行头时,双眼放光:他不愿只在戏台上当角儿,更想要珍藏一切与戏有关的事物,当然也包括戏台上的楚霸王,戏台下的段小楼。而菊仙的到来,彻底地撕裂了程蝶衣的幻想,菊仙是段小楼明媒正娶的妻,程蝶衣只是戏里伴段小楼死的虞姬。二者彼此厌恶,却共同营救段小楼,又都被段小楼所辜负,二人的关系在矛盾中又夹杂着一种共鸣。

在历史的变迁之中,戏终究是不能平平稳稳地唱下去了。程蝶衣染上吸大烟的恶习,昔日的“敌人”菊仙安抚烟瘾爆发的他,聆听着程蝶衣的胡言乱语:他不愿进戏班子当虞姬,只想当妈妈怀里的小豆子。可世事又怎能遂人愿?覆巢之下无完卵,那段特殊的“文革”岁月摧毁了艺术,扭曲了人性,昔日的师兄弟怒目相对,悉数对方“罪行”。曾经在戏台上叱诧风云的霸王,变成了背叛兄弟之情的市井小人,霸王心毁,虞姬梦碎。

最后一幕戏里,几十年后,段小楼来到香港,找到了程蝶衣。老去的二人看似释然,用老年人的语调在后台聊起儿时往事,聊到现在的境遇,又聊到那个曾被程蝶衣视作眼中钉的菊仙。段小楼用不复当年的喑哑嗓音唱起霸王的戏,而程蝶衣拔去霸王的剑,把生命终结在无人观看的舞台。

程蝶衣为了段小楼,付出了太多。与袁四爷牵扯不清,只为拿回那柄本属于霸王的剑;染上大烟,只是因为师兄离开后的空虚;给日本人唱戏,为的是救出被抓走的段小楼。但这陷入深渊的每一步,又是那颗最炽热,最可贵的真心所导致的必然。那柄剑倒地了,那个霸王别姬的梦彻底碎了。没有悲鸣,没有挣扎,他用死成就了从一而终的虞姬,赎回了那个最初的小豆子。

人人常说戏子无义,倒也不全对,戏子只在台上有义;但程蝶衣把戏台搬到了生活里,处处有义,终究是死在了自己破碎的梦里;段小楼看似活得通透明白,却终究是个只会逞口舌之快的庸人。

借原著作者李碧华一言,为此剧评落下句点,“每个人都有他的故事,说起来,还不是一样:短短的五更,已是沧桑聚散,假的,灰心的,连亲情都不免朝生暮死。”

热门搜索

全站推荐

  • 第二届“国家统一与民族复兴”研讨会
  • “2019云VR+融合创新大赛”华中赛区在我校启动
  • “国培计划(2018)”项目实施成果展
  • 我校召开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推进计划的专题工作会
  • 华大媒体报道分类精选
  • 教师节慰问图集

热门推荐

  • “经石”学习发展中心成立仪式暨鸿鹄读书会...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