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阆中
作者:吴沛编辑:全信
发布日期 2019-08-31 20:59:12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阆中。

我曾痴迷于姚贝娜的歌声,空灵的声音与古风的曲调营造出绮丽的境界,有如一场浪漫而多情的梦,倏忽而远,倏忽而近。初三时,她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时候,MP3中一遍遍播放着她的歌,每每听到《阆中之恋》,都久久不能释怀。阆中于我而言,是存在于姚贝娜天籁般嗓音里的一个飘渺的梦,清风碧波映涟日月,才子佳人挥洒春秋,古城仍在,而斯人已逝,诸多无奈涌上心头。

七月中旬的傍晚,是我与古城阆中初次见面的时刻。落日熔金,暮云合璧,暮色笼罩下的阆中古城,浸透着历史的沧桑,想着好汉张飞的铁血柔情,暮色似乎又沉重了几分。

匆匆安置了住所后,阆中古城已渐渐披上了夜的帷幕,我和朋友则漫步在嘉陵江畔。江畔虽有灯光,却算不上流光溢彩,晚风习习,古城好似褪去了一天的燥热,显得分外安宁。杜甫面对这一汪嘉陵江水,留下了“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的赞誉,而我们此刻所遇到的嘉陵江,已经不再是古城黑瓦掩映下的一条碧罗带,而是倒映着湖畔灯光的波光粼粼的江面。两人沿着江畔行走,心境悠然,江水似乎稀释了所有的烦恼,此刻我们都是幸福的人,谈论着这座古城的初印象,颇有“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而”的感慨,也许,这也正是旅行的意义所在吧!身边也有游客的喧嚣,但它裹挟着阵阵江风飘散而去,似乎与我们并无瓜葛,与我们为伴的,除了彼此,只有这一江流水与江畔古风浩荡的阆中古城。

丝毫不敢怠慢留在阆中的宝贵光阴,翌日清晨,我们便早早奔赴阆中最著名的景点——张飞庙。蜀汉名将张飞在刘备派遣下镇守阆中七年之久,劝课农桑,教化乡人,最终于伐吴前夕在阆中遇刺身亡。这段历史使得阆中古城积淀了厚重的人文古韵,汉桓侯张飞虽逝去千年,他的精神却好像仍庇护着阆中的子子孙孙,福佑千古。走进张飞庙内,顿时心生古意,“万夫莫开”、“大义千古”、“气壮山河”等牌匾昭示着历史的肃穆与庄严,红墙黑瓦经受风吹雨淋渐渐褪色,漆柱表面的红漆也渐渐剥落,幽僻处的青石板上少有人行,苔藓滋生,却因此更显沧桑。双层的小阁楼上,木阑干、方槛窗、小挂落的精美雕饰,充满情调,也容易想象,两千年前张飞管辖的阆中是多么富庶和殷实。

张飞素以武将著称,殊不知铁汉柔情,更加动人心魄。历史人物难免摆脱脸谱化的刻板印象,因此有人眼中的历史是死的、静止的、单薄的,而访问古迹,也正是寻觅历史的捷径。跨出那道门槛,回望沧桑的张飞庙,古韵犹存,所幸阆中这一片土地还未过度商业化,还未失去它的本色。

没有张飞牛肉的阆中之行,怎么看似乎都不太完美,因为,走在阆中古城的街道上,随处可见张飞牛肉的招牌,而灵敏的嗅觉永远难以抵抗牛肉的鲜味。在阆中贡院外买来一袋张飞牛肉,我和朋友便迫不及待地尝起来,张飞牛肉肉片极薄,脉络清晰可见,润而不软,入口后,辣味漫上味蕾,却未遮盖牛肉的鲜味,再细细咀嚼,唇齿留香,回味无穷,满足了所有的期待。据说,张飞生性豪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尤其喜爱牛肉。原来,张飞的牛肉不仅在味觉上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张飞的豪放的形象也让牛肉的味道更加绵长。

走进阆中贡院,一股书香气息迎面而来,曾经的贡院里,想必是一方格窗,书香馥芳,琴声悠扬。贡院牌匾的两侧,分别写着肃静与回避二字,显示出儒生理想的庄严。而正对着贡院牌匾的空旷场地,也曾是儒生们候考的场所,那时的他们,心态又是怎样的?细细浏览着贡院内举人们的墨宝以及生平事迹,感悟着阆中的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古代文人在此科考,以期实现治国平天下的入世之道,如今看来,却是礼教森严,那个时代的才子们,确实可悲,可敬,可叹。

贡院内清代主考官蜡像、考生隔间以及珊瑚顶夏冠、龙纹官帽盒等细节令我叹为观止,古代科举的形式与制度和书本上的描述有几分差异,毕竟,纸上得来终觉浅,亲临现场的视觉冲击感是永远无法替代的。

去过中天楼、永安寺,我们的行程差不多告一段落,一些景、一些事就这么明明灭灭的镌刻在沿途的风景中,挥手告别,不舍的是阆中淳朴的民风、悠长的古韵。在阆中的时间实在太快,如同指握流沙,却止不住消逝,两天里,我们游览阆中古迹,品尝古城风味,直到坐在离开的车上,对阆中古城的频频回望里传来姚贝娜熟悉的歌声:“天地合欢的神奇,天人合一的美丽,告诉你这千年古城不老的秘密……”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别了,阆中!

热门搜索

全站推荐

热门推荐

  • 华中师范大学2019级新生开学典礼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