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月亮
作者:柳小燕编辑:吴沛
发布日期 2019-11-08 14:24:22

对于月亮,自古以来既有“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清朗豁达,“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雄浑瑰丽,又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洒脱豪迈。古人写月,既有广寒的诗意、冰魄的圣洁、望舒的浪漫,也有婵娟的滴滴挂念。时光荏苒,多少人描绘过你,多少人赞叹过你,有多少人曾在你的怀中哭泣,又有多少人在你的脚下沉思。你见证了太多太多,也许是南方古猿的第一次抬头凝望、河姆渡居民的欢歌载语,也许还是在那之前的数次冰河、数次暖季。

你的阅历常常让我感到自卑。

但是我还是想写写你,过去的岁月,感谢有你。

第一次与你的邂逅实在不太美妙。一次偶然的机会,还扎着麻花辫的我抬头望见了你,一个缺了一角的、边缘有些虚无的白色的东西粘在灰蓝的天上。也许是那时的你实在令我惊奇,我伸出食指指向了你:“妈妈,那是什么?”没有预料中耐心的科普,母亲低下头,扯下我向上伸长的手臂,一句话悠悠传来:“用手指月亮,晚上月亮会把你的耳朵割掉。”母亲的声音不算大,却在我幼小的心中掀起了一层巨浪。我知道了你叫月亮,跟我叫燕,我楼上的好朋友叫林一样,但你晚上会割掉我的耳朵。下意识的,我将双手放在耳畔,确认一下它们是否还在。

你的神秘能力让我害怕,也让我好奇。我对自然最初的敬畏,在这儿开始萌芽。

几年之后,我更加了解你了。但童年的阴影还是让我不敢用手指向你,只敢远远地观望你。我知道了你是一颗卫星,像妈妈保护我一样保护着地球。你的表面是一片沙漠,没有生命在那儿长久居住。你荒凉,偏僻,孤寂。你日复一日地旋转,你的光芒来自太阳。你像一个傀儡般在夜晚为太阳宣告他的主权,在白天你发光的权利被剥夺——阳光之下,你暗淡得像周边云朵的影子。

但我在那样的时间遇见了那样的你。试着想象这样一幅画面:站在半山腰的土房边,背靠着大山,极厚重的巍峨的山,上面布满了松林。面前是一片错落有致的沿坡而建的水田,田中的稻谷开满了微黄的花束。谷田的交接处有一大丛竹林,竹极修长,末端处微微向下弯曲。对面的山是黛灰色的,间杂着一份墨蓝。有微风,带来一份让人精神一新的凉。

然后你出现在了那里,在群山的上方,银白的,皎洁的,清冷的。你就出现在那里,周围无依无靠,你就在那里。群山的周围是稻田,稻田裹挟着丛竹,再怀抱着身后的松林。只有你是一个人,周边是灰暗的虚无。几十亿年来,你都这样在那里。孤独却又坦然地在那里。不同于太阳奔放的火辣的光芒万丈,你是微冷的、清澈的、坦荡的。你有多少光辉便将多少光辉倾囊相授,随微风阵阵袭来的,是一道道银色的浪,夹杂着幽凉和生命生长的味道。太阳是母亲,阳光给了这个世界生命。那你是什么?是父亲?你当然不能是父亲。这个星球没了你照样能够存活,也许会多几次流星的撞击,但,还是能够存活。你孤单地旋转了几十亿年,孑然一身,了无牵挂。你为什么而活?即使没人关心,你还是每晚精致地从东边款款走来,带给这个世界所有的善意。你只为自己而活,你也只能为自己而活,同时又孤独地、无条件地爱着这个世界。

即使相隔几十万千米,隔着一秒多的时差。我望着你,还是忍不住热泪盈眶。

初中以来,每天晚上我都会抬头找你。有时你隐没在云层中,有时在高楼的背后。但更多的时候,你一直都在那里。圆圆的,弯弯的,明亮的,古铜色的,大的,小的,清晰的,朦胧的……我见过你的很多样子,你也见过我每一寸生命的模样。

和父母吵架后的懊悔心塞,学业不顺时蹲在路边的嚎啕大哭,初次尝试的紧张心慌,深夜为小事矫情的彻夜难眠,独自夜跑的宁静放松……你陪我经历过很多事,你知道我的每一次成长,但我曾经不小心弄丢了你。

那时我会每晚在操场上见到你,与之前纯净的你、坚定的你不同,你笼上了一层讨好暧昧的红光,衬得你在夜空中多了几分妖艳,你的光不再是清亮的,它们笼上了一层俗气的红,融进夜幕下灰黑的空气中,像极了恶心的迎合的笑。我悄悄学会做一个大人,见风使舵,逢场作戏。

一直以来我以为那份红光是你自己身上发出的,你也在这个世界悄悄长大,就像我一样。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了那座用霓虹灯装饰的大桥,殷红的灯光染红了半边天,与操场旁教学楼上暗黄的灯光一起,将你和你的光笼上一层不该属于自己的色彩。我走过操场,来到学校半山,从这里可以俯瞰到发光的桥和教学楼。与黑红的浊光不同,你的光辉还在那里,它们只能为自己周边染上那色彩,你,还在那里。我看着看着,忽然就释然了,望着你,会心一笑。我知道,你真的一直都在那里,从未改变。

我终于又找回了你。这次,我不会再弄丢你。

小王子驯服了一只狐狸,他会因听见它的脚步声而激动,会因为它而喜欢上麦田的金黄,会因它在难熬的等待中得到欢喜。因为狐狸被他驯服,所以在所有男孩子中,小王子独一无二。在所有狐狸中,这只狐狸也无可替代。我不喜欢“驯服”,这似乎有被迫剥夺自由的意义。我觉得“羁绊”更为适合。因为我在你身上花费了时间,于我而言,以后可能会遇见很多“月亮”,但我抬头寻找的,只有你。这份联系是自愿的、自由的,因它而起的感情,无论忧喜,都是温暖的。

正因如此,我想称你为我的月亮。我不知道你是否会记得我,但我知道,我会记得你,一直都会。这样就已足够了,不是么?

热门搜索

全站推荐

热门推荐

  • 我和我的祖国——湖北省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