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创作:在灰色地带野蛮生长的文化
作者:刘世华编辑:高欣然
发布日期 2019-03-27 19:47:46

文/刘世华

“不切题也就算了,还不是原创。”

“所以说主题不重要,博眼球才重要?”

“对于我们认真画的人来说,真的很不公平。”

3月16日,“3·15权益日”活动于喷泉广场举行;然而,3·15维权漫画展参赛者的QQ群里却并不是那么太平。这场争议的焦点在于由三名美术学院2016级的学生共同创作的漫画作品《维权英雄》。该作品对日本高人气漫画《我的英雄学院》中的五位人气角色进行了再创作,并一举夺得当日活动的观众票数第一。根据比赛规则,这三位学生将获得由美术学院颁发的院级一等奖证书。

从定义上讲,《维权英雄》属于标准的同人作品。同人,是起源于日本宅文化的舶来词,一般指“不受商业因素影响的自主创作”。同人创作者们通常会对商业动漫、游戏、小说等作品中的角色或世界观进行二次创作,从而发展出形式多样、内容各异的文化产品。

由于受到版权法的规制,同人创作一直被局限在灰色地带。同人创作者们在狭小的“同人圈”内,分享彼此创作的作品,并互相扶持、鼓励,在不为人关注的角落为原作品增添新的内涵和生命力。由于同人创作对原作有延长作品寿命、维护作品生态、丰富作品内涵、培养粉丝忠诚度等积极作用,大多数的原作作者对同人创作持放任或鼓励的态度。

被众多游戏爱好者戏称拥有“最强法务部”的任天堂,曾在去年11月29日发布《关于在网络服务上使用任天堂著作物的指南》,解答了创作者在网络上发表同人作品时产生的疑问。在各国法令允许的范围内,任天堂允许玩家在网络上适当分享自己对任天堂旗下游戏角色的二次创作作品。

基于任天堂出品的《超级马里奥》系列游戏角色“库巴王”,玩家们自发创作出的角色“库巴公主”已经在著名插画网站Pixiv上拥有了一万多组插画作品,在2018年Pixiv女性角色插画投稿数排行榜居第二。有网友认为,玩家们创作“库巴公主”的热情和“库巴公主”为任天堂带来的商业价值,是促使任天堂放宽版权限制的重要原因。

尽管同人是来自日本的舶来词,但中国历史上的“同人”创作却并不少见。例如高鹗对《红楼梦》后四十回的续写,在一些人看来,实际上就是对《红楼梦》的二次创作。不少文人墨客抵制高鹗版《红楼梦》,周汝昌甚至称高鹗续写《红楼梦》是“中华文化史上一桩最大的犯罪”。由此可见,对优秀作品的二次创作,往往伴随着遭受批评、质疑乃至谩骂的风险。

除了负面舆论,同人创作还面临着版权问题。江南的小说《此间的少年》讲述了乔峰、郭靖、令狐冲等大侠在汴京大学的校园故事。由于《此间的少年》未经过授权便使用了金庸小说中的人名,金庸将江南告上法庭。法院最终以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要求江南向金庸支付188万的巨额赔款。“文学一定要原创,有些网民拿我小说的人物去发展自己的小说,这是完全不可以的。”金庸认为,作家要保证作品的独创性,才能使读者走进作品的世界。

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欧洲,也有创作者对二次创作持相对保守的态度。英国著名女作家J.K.罗琳虽然不反对基于《哈利·波特》系列小说创作的同人作品,但是并不接受同人创作者有超出J.K.罗琳本人接受范围的解读,更不允许任何《哈利·波特》的同人小说出版。

目前看来,这些作者的保守态度似乎并不是毫无道理的。同人创作者的初心本应该是单纯的热爱,然而不少同人创作者却希望得到更多的回报。东京动画声优专门学校曾开设同人志专业,试图探索市场估值达700亿日元的日本同人志产业,培养能够通过同人志盈利的人才。消息一经扩散,日本网友纷纷质疑:“同人创作不应该是不受商业影响的自我表达吗?”

在一些同人创作者看来,创作同人作品是一条获取人气的捷径——沿用了原作的人物设计,降低了创作者在构思阶段的时间成本和创意成本;继承了原作的热度,降低了创作门槛,并能在短时间内获得来源于原作的人气红利。用更通俗的话讲,几乎所有的同人作品都难以避免“蹭热度”的指控。

“我们这些老学姐老学长,作业都画不完,要不是为了素质分的话,谁跟你们争这些?”面对其他参赛者的质疑,美术学院2016级的《维权英雄》创作者之一坦言,自己在去年的维权漫画展上认真地创作了原创条漫,使用了OC(OriginalCharacter,即原创角色),却没能获得任何奖项。她认为,如果不依靠同人创作,自己付出的努力就很难获得观众的认可。

尽管原创之路远比依靠同人创作“蹭热度”要困难得多,但是同人创作的高人气,或许更接近于一种随时可能破裂的“泡沫效应”。《抖抖村》系列漫画作者丁一认为,同人相当于借用别人的品牌,真正的风险不在于法律,而在于较低的粉丝忠诚度。当同人创作者选择开辟自己的原创之路时,就相当于脱离了品牌,通过同人创作积累的粉丝也将大量流失。“无论做什么,也很难回到之前的高度,对艺术人的心态是一种很大的打击。”

只有真正有创作才华的人,才能尽量减轻这种“泡沫效应”,转型为优秀的商业创作者。中国漫画作者麻尾在《流浪地球》热映期间,对该电影中的人工智能Moss进行了拟人化创作,该组同人插画一经发表,迅速在微博上获得了1.6万的转发和4.3万的点赞。不久,麻尾在微博上推出了原创漫画作品《如果标点有性格》,将生活中随处可见的标点符号拟人,不仅摆脱了同人创作的桎梏,而且延续了拟人化的风格。目前,这些漫画的点赞量和转发量大部分能够破万。

如何看待同人作品模糊不清的版权问题,一直是不少人内心深处的疑问。本次维权漫画展有一条注意事项:“各类别参展作品须是作者代表性原创作品,所有作者必须是作品合法的拥有者,具有完整著作版权。”不过,针对处于版权灰色地带的同人创作作品,本次比赛的负责人表示,她并不能作出明确的判断。

事实上,版权问题不仅让同人创作者们头疼,也时常让原作作者感到苦恼。日本同人志研究家三崎尚人认为,为了毁掉自己看不顺眼的东西,搬出版权所有者的名头,这种做法根本不是正义的,只不过是添乱罢了。举报的行为在大多数时候是完全没有作用的,只会给相关工作人员增加不必要的工作量。

谁的时间都价值不菲,强求同人创作者“用爱发电”,或许只是一种奢望。同人创作的灰色地带,是埋藏着金银财宝的地雷阵——同人创作者追逐名利的同时,必然要承担相应的风险。

基于《DOTA2》地图和《东方project》角色开发的游戏《东方梦符祭》,就因为版权问题而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由于受到《DOTA2》版权方Valve的限制,《东方梦符祭》不能采用买断式的收费模式;而根据《东方project》版权方ZUN的要求,《东方梦符祭》也无法采用内购式的收费模式。因此,《东方梦符祭》尽管受到了游戏爱好者的欢迎,却被版权方断绝了任何盈利的可能性。此后,该游戏的开发者无限期暂停了《东方梦符祭》的后续开发。

“灰色不等于白色,‘不违规’不等于‘完美’。所以要低调,灰色就意味着会有质疑,会有人认为不可以,也会有人认为可以,而且这些质疑往往还是有道理的。”谈及《东方梦符祭》时,《东方project》的同人动画《秘封活动记录》的创作者之一囧仙曾发表过这样的看法。目前来看,生长于灰色地带的同人创作,仍然处于大众舆论的弱势一端,无法承受皇冠之重。

但是,真正热爱同人文化的人,仍然会选择在这片算不上清澈的灰色地带上,用自己的信念和执着蹒跚前行,探索出一条走出灰色地带的新道路。在这条漫长道路的终点,同人创作者不必在版权的红线上走钢索,更无需因大众舆论的压力而如履薄冰。这也正是所有同人文化爱好者共同期待的图景。

热门搜索

全站推荐

热门推荐

  • 数学与应用数学师范专业三级认证现场考查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