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洞悉真相迷雾 媒介素养需时刻在位-华大在线_华中师大新闻网
洞悉真相迷雾 媒介素养需时刻在位
作者:司小平编辑:向卉
发布日期 2021-05-21 12:38:37

5月13日上午,新华社一则有关还原成都四十九中学生坠亡事件的报道得到多家媒体或个人的转发,该文章集中回应了公众对这起事件的重重疑点:“关键监控有无缺失?坠楼是如何发生的?孩子为何走到这一步?”。至此,历时4天的舆情事件在调查结果中逐渐落幕。由此观之,从这起事件的高潮掀起到质疑“反转”,作为大学生网民的我们又在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是冷漠的旁观者,还是事件真相的“脑补”者?是匿名发言的“键盘侠”,又或是冷静审慎的思考者?不同的角色,意味着我们面临舆情时有着不同的思考和行为方式,也助推着这场舆论狂潮的潮起潮落。事实的真相不可能永远沉于浪底,终究会在舆论的重压中浮出水面。

5月10日,当屏幕显示为北京时间6时35分时,一则由用户名为“四十九中林同学妈妈”发微博称,自己就读于成都四十九中的儿子从学校楼道坠亡,并于当天下午登上微博热搜,随即引发一股舆论热潮。与之一同而来的,除了被《人民日报》评论为“硬邦邦”的坠亡通报外,还有众说纷纭的观点和“事实”。在各种遮掩真相的层层迷雾中,有人质疑着来源的真实性,选择先“让子弹飞一会”,也有人深信不疑地加入某一观点的站队,又在事实澄清后跟随加入另一观点当中,于迷雾里游来游去。

《牛津大辞典》将“后真相”定义为“诉诸情感及个人信念,比陈述客观事实更能影响舆论的情况”。在我们的信息传播过程中,常常会存在情感煽动舆论、真相与逻辑被忽视的情况。近年来,一些有关家校矛盾的负面事件曝光,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当前家校信任危机的加剧。受众对任何一方的刻板印象,以及先入为主和情绪感染下的非理性判断都是不可取的,这有可能会使得我们偏信一方舆论,而对不同立场的观点持反对态度甚至进行言语暴力,在真相调查的过程公布后,则将与心理预期不同的结果认定为是“反转”。

自媒体的互联网时代下,面对纷繁复杂的观点和事实,由于个人的社会经验积累和理性思考差异,有些用户为了快捷理解或趁热发表观点,往往会选择相信那些既有的呼声高的看法。他们可能只看到了事件的冰山一角,却要罔顾事实,大发言论,自以为掌握真相,实则助推了流言的飞速传播。而我们追寻真相,不能靠用谣言倒逼,理应严谨溯源,审慎思考。正如历史学家许倬云曾说的那样:“我们现在的知识分子,是网络知识分子,是检索机器,不是思考者。”作为正处于学校与社会过渡阶段的大学生,我们需警惕缺乏个人的独立思考,成为单纯的信息搜索者与观点复制者,避免在偏信信源的真实性中被误导。尤其是在后真相时代下,冗杂的信息和流言盖过了事实,如何拨开浮云避免遮望眼,便需要提高我们大学生个人的媒介素养。

媒介素养是公众获取媒介信息、对信息进行理性判断和评价以及创造和传播信息的能力,它作为大学生重要的素养之一,对于个人和社会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但在我们学生中,其实存在着不少对媒介的偏颇认识:任由不实的媒介报道误导、利用匿名不负责任地发表言论、利用媒介逃离当下现实等。而提高媒介素养,强调了我们大学生应具备的较为全面的信息把握能力,这能帮助我们理性认知,理性成长。

一方面,要提升我们的媒介信息甄别获取能力,既要能够通过过滤和选择,辨别清楚海量的信息和多元的传播渠道,又要合理规划好对信息获取平台的使用方式与时长;另一方面,要培养媒介理性分析和表达能力,能够清醒独立地思考,在使用媒介表达意见时注重打破固化的惯性思维,挣脱出被环绕着的信息茧房,同时依法规范自己的言行,无论是匿名或者实名,都需我们责任在怀,能力于心。除了我们个人的努力,也要有良好的媒介素养教育环境做支撑。如何积极引导我们学生学习使用媒介的技能、开设好媒介素养教育的课程、开展多元创新的校园活动、建章立制规范好学生的媒介使用底线等,这是近年来高校一直在探索和努力的方向。

北岛诗选里有这样一句话,“竹篾般单薄的思想,编成的篮子,盛满盲目的毒蘑。”如此想来,充满朝气和激情活跃的年轻人们,大都是不想提着这样危险又易脆的篮子,在人来人往的世界里游走的,若能提着强韧、且盛满理性素养果实的篮子,也许正是他们所期许的。而能提着此篮,路过流水,拨开迷雾,惟看一片澄明,哪管层云变换、花影扶疏,如此甚好。

(作者为新闻传播学院2019级本科生)

热门搜索

全站推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