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铭夜晚生态图景
作者:陈淇莹 李佳霖 李小涵 龙姗 康瑞昉编辑:陈淇莹
发布日期 2019-11-03 18:53:19

如果你没见过凌晨三点半的华师,那你一定见过夜晚的佑铭体育场。这一次,我们选取了露天电影场和体育场的几个画面,将它们拼凑成佑铭夜晚生态图景。也许你就在其中,活跃了整个佑铭。


笛箫与电影共曲

在露天电影场通往体育场的那扇门附近,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2018级陈鸿飞吹着笛子。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去。

来自文学院的2018级学生李玉莲和庄慧玲是独特的存在。她们是泰国留学生。“因为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我从小学就开始学习中文了。庄慧玲从高一开始。”李玉莲用流利的中文说到。她们加入了笛箫社,并坚持每天晚上都来这里学习。谈及学习效果,李玉莲谦虚道:“这几天在学长学姐的帮助下,虽然还吹不了整首曲子,但基本的技法已经掌握了。”随后,她和陈鸿飞一起表演了学到的新内容。

美术学院2018级学生夏兴茹介绍:“笛箫社要求每天晚上从九点学习到十点半,十点半过后还是有很多人留下来继续学习。”当夜色渐浓,近百只笛箫交响,体育场上的人伴随着音律运动起来。佑铭的夜晚,是围墙外的黑暗与球场上的明亮的交汇,是笛箫声与欢笑声的合曲。

周五的露天电影场则恢复了正常功能的使用。一级级台阶上,零零散散坐着观影者。怕凉的人或自带一个小板凳,或在水泥地上垫一张硬纸板。环境虽然简陋,但是“在这里看电影让我们感觉到自在”,心理学院2019级研究生张晓蕾、温小雪说到。对她们而言,浸泡在露天电影场轻松自在的氛围里就是繁忙学业中的调味剂。

老电影《红旗漫卷西风》的放映吸引来了桂子山上的老居民,来露天电影场看电影曾是他们童年的一大乐事。“周末一到,大家扛着小板凳全都往这儿跑”,自小便生活在桂子山上的李女士回忆道。据介绍,当时电影场的布局与现在大相径庭,放映的影片也多为国外的译制片。时代变迁,电影慢慢换成了商业片,这些在露天电影场度过盛夏的人们也慢慢不再来了。

但总还有那么一些人,在露天电影场的黑夜里,寻找一份自在。看电影也好,吹笛箫也罢。


音乐与运动并举

夜晚的佑铭体育场是跑步者的主场,外国语学院2016级陈小燕和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2018级陈瑛就是跑步大军中的强将。

陈小燕坚持每天锻炼一小时,半小时的慢跑,半个小时的高抬腿跑。即便有事情耽搁了,也会挤出时间补上。“如果我能把锻炼这件事坚持下去,我做别的事情也会一直坚持下去”,这是陈小燕在美国交换期间慢慢培养出锻炼的习惯。“我没有要求自己多优秀,但我希望通过锻炼培养恒心和毅力,让它们成为我身上的闪光点。”她表示,跑步不仅为她提供一个深入思考的机会,还让她领悟到脚踏实地的重要性,提醒自己摆脱浮躁,坚持不懈地生活下去。

陈瑛是个长跑运动者,她坚持一周长跑四次,为参加高校百英里接力赛蓄力。她笑称:“有一次打算五点跑半个小时再去上六点的课,没想到一跑就跑到了六点四十分。”

伴随着跑步进行的,是弯道处的广场舞。“燃烧我的卡路里!”音乐响至此,阿姨们改变姿势,十指交叉后摆至腹前,身体跟着节奏左右晃动。

五十多岁的操阿姨在佑铭体育场跳舞已经有四年了,她可谓是在佑铭体育场跳广场舞的“元老”之一。四年前,抱着强身健体的目的,操阿姨约几个姐妹一起,组成了这支广场舞队。“跟姐妹们一起跳舞来锻炼身体,就是开心!”操阿姨说到。

越来越多人加入到广场舞队伍中,其中不乏学生,男生小张就是最“出类拔萃”的一个。不同于那些围观了好久才决定加入到队伍后面跟着跳的学生,小张站到了队伍中央,一点也不“怕生”。在他看来,尽管场地上跳广场舞的男生寥寥无几,但是也不必在意别人的目光,快乐就好。

他在跳舞时,除了模仿操阿姨的动作,还对动作进行“艺术化”加工:放大韵律点,加大摆动幅度,举手投足间增添一份柔美。遇到不会做的动作,撩一撩头发再跳,竟也将前后连贯起来。谁也不会想到,他是四天前才刚刚加入这里。

又一处音乐响起,体育场中间,人们围成一圈载歌载舞。


趣味与竞技齐行

运动会举办在即,体育场上又增加了许多新项目。靠近看台的跑道上,“和鞋奋进”的项目进行着。它没有华丽的道具,只有一个上下打通的纸箱。纸箱框着一男一女,两个人扶着纸箱一齐向前冲。纸箱下四条腿快速迈动着,颇有一番“纸箱人”的意味。这是历史文化学院的学生为了弥补道具不足想出来的办法。

另一边,计算机学院的几名学生托着一个大气球向前冲,这是“运转乾坤”项目。“运转乾坤”要求十个人一起带着直径为五米的球跑,用时短的获胜。由于计算机学院购进的道具只有一半大小,所以每次只能六个人上场,轮流训练。2019级研究生万雪刚刚结束一次训练,在她看来,这个项目最考验的还是团队合作精神。“我们需要做到的是,球不能掉,运球的人也不能掉。”万雪介绍道。

在靠近乒羽中心的一隅,男女混合双人跳绳项目正在紧张地训练着。一人拿着跳绳的一端,向终点疾奔而去。这个项目需要的是搭档之间极高的默契度,伸手迈腿的频率都最好在一个步调上,而这就需要两个人慢慢磨合,给予同伴充分的信任和支持。历史学院2019级王慧刚跑到终点,就呼呼地喘着气,旁边的男搭档贴心地问着她的状况。她笑着说:“我觉得大家一起训练挺开心的,就算两个人一起犯错误,我也觉得很快乐,这也是我们训练慢慢磨合的过程吧!”

夜晚的佑铭体育场,每个人似乎都能轻松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在那里,有着许多故事,只要你来,你便是故事里不可或缺的一角。

(郑雯斐对此文亦有贡献)

热门搜索

全站推荐

热门推荐

  • 我和我的祖国——湖北省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城